歡迎光臨,湖南熱線,每日更新最新最熱新聞!

【更斯·展覽人物】“畫說·蓮語”丨宋揚

時間:2019-06-19 15:37 來源: 作者:admin

 

“畫說·蓮語”丨宋 揚

 

 

宋 揚

1980年出生于江蘇南京,畢業于南京藝術學院,碩士研究生。中國民主同盟會盟員,職業畫家。

自幼習畫,勤學好問,有幸學業一路順遂,多遇良師熏染和指點,在繪畫技藝上打下扎實基本功。因為興趣蓬勃,泛讀了一些雜書,也亂聽了不少音樂,自認對藝術持有一些視野和觀點。對中國傳統家具、古代木刻畫等傳統藝術門類展開粗淺研讀后,逐漸沉迷,遂將其與繪畫結合,用繪畫語言表達喜好和感觸。在各類藝術創作之間游騁幾番,感觸良多,專心致力于工筆繪畫后,創作了系列作品,獲得不少錯愛。到了愈加成熟的年歲,對靜思退隱的各種所在也愈加著迷,舊物、園林都成為畫中主角。

宋揚的新工筆繪畫獨樹一幟,靜雅,清新,在當下新工筆繪畫中具有很高辨識度。《長物繪》系列集中映射出作者的人文修養和審美情懷。評論家用幾個“不”字評論宋揚的畫   —— “宋揚的畫不做作、不陰柔、不輕浮,也不媚俗。”“宋揚的筆法不是書寫性的而是純繪畫性的,色彩也并非完全沿用傳統染色技巧,而是糅合了更多的西畫技法和現代審美,這不失順應了當下中國畫自我革新發揚的重要思潮。”繪畫作品被多家美術館、藝術機構和藏家收藏。

展覽經歷:

2018年10月 “融繪——當然青年作品展(澳門站)”,2018澳門國際文化藝術品展覽會;

2018年8月 “心畫 妙手”——中國畫名家邀請展,南京更斯藝術館;

2018年5月 “六人·六法、藝術·同儕”——百家湖美術館名家個人展系列(二);

2018年1月 “長物繪——宋揚個人作品展”,逸空間,南京;

2017年12月 江蘇藝術基金2017年度資助項目“荷而不同”——2017蘇派名家畫江蘇主題創作巡回展;

2017年10月 江蘇藝術基金2017年度資助項目“筆上明城·畫里金陵”四地書畫巡回展,參展作品被南京市政府城墻管委會收藏,并發行郵政明信片;

2017年8月 中國—新加披紫金書畫精品展;

2017年5月 第十屆杭州藝術博覽會;

2016年12月 繪畫作品授權搜狗輸入法,推出兩款皮膚“蓮華心地”“竹里館”;

2016年12月 “金陵之夜——2016百家湖城市藝術博覽會”,南京萬達希爾頓酒店;

2016年11月“翰墨禪韻——名家書畫邀請展(第二季)”,南京棲霞寺云谷書畫院;

2016年8月“荷而不同——2016江蘇名家荷花主題創作邀請展”,宣和藝術館;

2016年7月 “匠心獨運——2016中國工筆畫名家邀請展”,同曦藝術館;

2016年5月 第九屆杭州藝術博覽會;

2016年5月 藝術南京國際藝術品博覽會;

2016年3月“情感與溫度——花開六塵”,六塵藝術館;

2016年3月 “我們愛和平——兩岸四地名家書畫展”,香港中央圖書館;

2016年1月 “文脈與精神——中國畫邀請展”,無錫蘇珈美術館;

2015年11月 “點絳唇”藝術慢生活主題邀請展,國藝堂美術館;

2015年10月 “四句偈”第一回,大緣藝術館;

2015年6月 “長物有意,繪筆從心”——宋揚《長物繪》系列作品展,六塵藝術館;

2015年3月 “花開六塵——中國當代女藝術家邀請展(第四回)”,六塵藝術館(南京,杭州);

2015年1月 “若往若來——80后新生代藝術家邀請展”,江蘇廣電總臺主辦,大象藝術館;

2014年3月 “書畫三人行”,無為藝術館;

 

 

《老蓮的波濤》98x45cm

最好的時候(節選)

曹寇

就一個外行看,宋揚的畫很“像”。像那些象,“萬象”的象,“大象無形”的象。同音即同字,道家不拘于“象”,佛家不拘于“相”。中國元代以來的文人畫基本就是佛道思想的伸展方式,不求像,也不求象和相,決絕地摒棄客觀或科學視點,甚至也非主觀,而是道觀,或神觀,所謂傳神,所謂趨道。宋揚看上去卻執著于“象”,畫面一動不動,絕對靜止。這似乎表明宋揚接續的并非中國文人畫傳統(如果一定要把宋揚往傳統上拉,我覺得宋代的工筆花鳥勉強可以扯上。但既然是扯,定然也是扯淡了)。它們更有點像油畫中的靜物。在這些靜物中,唯一讓我捉摸不定猜測不已的是事物之間的關系。比如香爐和一叢芭蕉之間到底有沒有關系?如果有,是什么?如果沒有,又是什么?

 

 

《長物繪•天竺提壺》70x34cm

 

 

《長物繪•聽琴》34x71cm

是否可以這么說,說宋揚其實畫的是一潭死水。哪怕是她每幅畫中都有“生機盎然”的植物,我仍然覺得是一潭死水。這些植物像時間停止了那樣定格在它所處的時空中,既不會風干,也不會枯萎,同時主動放棄搖曳,更杜絕生長。也就是說它們不在生死輪回之中,倒是逼近永恒。一如中國古老的庭院。花草枯榮、主去客來,只是庭院固有的政治體制,不是革命不是改良也不涉及風吹草動。這到底是宋揚的發明創造,還是我的個人誤讀,那就只有天知道了。我說的可能離譜了。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吧,一切美好的事物(宋揚畫筆敘述的內容基本都是)只有在它們最好的時候才能夠稱其為美好,美好方可成立。樟木箱子劈成了柴,火焰和噼里啪啦的聲音或許可以成為另一種美好,但作為樟木箱子的美好不復存在。換言之,美,或許就是靜止的永恒不變的?

2017/4/29

 

 

《長物繪•蓮華心地》二 90x40cm

 

 

《長物繪•觀其復》79x46cm

 

 

《長物繪•蓮華心地》90x40cm

 

 

《長物繪•無華》90x40cm

 

 

《長物繪•自在蓮意》100x70cm

 

 

《止園•芭蕉》78x46cm

 

 

《止園•芭蕉》90x40cm

責任編輯:admin

>
回到頂部
describe
连码专家心水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