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,湖南熱線,每日更新最新最熱新聞!

青年花鳥畫家——尚云扇面作品系列欣賞

時間:2019-06-19 21:29 來源: 作者:admin

 

尚云:原名,單單,號意齋,江蘇宜興人,職業畫家。結業于中央美術學院。師從著名畫家吳冠南、 蘇百鈞等先生。作品多次參加全國性展覽并獲獎。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、中國工筆畫學會會員、中國民主促進會會員、宜興市美術家協會副秘書長、宜興市美術家協會理事、宜興市國畫院專職畫家、吳冠南花鳥畫研究中心研究員。

 

 

白羽折枝

文:疏約

尚好清潔,古人用黃喙白羽以喻之。其中的黃喙比擬為未曾入世的青稚,而白羽則可望文生義,是顯而易見的,落實到身份,即為“處士”。“處士”當然是一種評價,未曾入世的所指之外,更傾向于人格的“完節”,用今天的標準而言,就是有原則,有底線,瑕疵少,如此,才能稱清潔,才能叫“處士”。自上而下,由里到外都稱得上清潔之客的,水仙、蟬、筍、鶴……而能畫下它們,并且氣質上與之匹配的人,在我所識的諸友里,尚云兄算一個,尚由上衍,云肇太凈,盡在名姓之中。

 

 

先見其畫,畫的是珍禽,一共四筆,一筆在宋朝,一筆在明朝,又一筆在民國,還一筆在現在。每一筆都關于世道,宋朝那一筆是清朗世道,精到處,似釉色初翻,萬象待新,新到標致,標致到別致,尚云兄畫得了其中的貴態;明朝那一筆是喋血世道,花濺淚,鳥驚心,衰靡風氣,百廢不興,尚云兄畫出胸中的避世態;民國那一筆是離亂世道,所離所亂,涉及民族,文化,道統,價值觀,宇宙觀……一切的一切,這是尚云兄不能畫出的,但他畫出來了民國的無數局部;至于現在是什么世道,是不必說出來的,見尚云兄畫中的姿態就能知道一二了。

 

 

后見其人,些也文質,戴個眼鏡,有點像吳湖帆的樣子,莫名就可以相互對應起來了。尚云兄的靜是真靜,靜不是聲音小或者少說話,而是態度達意的從容與優裕,很自然,如同南朝王藉的詩“蟬噪林逾靜,鳥鳴山更幽”,一番傾聊,很難回憶尚云兄具體說了什么,但他的處世,理念,想法,特質……卻傳遞給了我,他的安靜帶有隱蔽性,而隱蔽性也是處士的特征之一,所有的議論,放鳴都是清清淡淡的,而用意的準確與用詞的模糊居然能完美結合,這種本領太難學了。

 

 

儉讓就更難學了。都是隱蔽的品質,看不見,摸不著的,但賢達定其為佳品,必定有其道理。儉在于克已復禮,是自我約束,是我與我周旋,講究的是心性的提煉與自律,一般人能做到類似就不錯了。讓在于退步,放棄一部分竟與,不干擾他人,其實也是很難的,但尚云兄都做到了,我覺得這才是他最可貴的東西,而畫面的講究,技能的純熟,心性的湛然都是儉讓品質的延伸罷了。

 

 

講究的畫是不分工筆與寫意的,重點在“講究”。“講”是描述,表達、“究”是學習,研究,兩者一結合,不就是格物致知嘛。比如調復雜的間色,表面看是顏色的組合,慢慢研究才發現調間色是思維層級的訓練,具體到最后就得由畫面“講”出來,由此完成了一次“講究”的循環。很多畫家在“講究”上是不耐煩的,而尚云兄,倒是耐煩的一個,既然這樣,不妨講究下去吧!

 

 

尚云兄畫畫以外還頗喜歡文玩,又以家具為長,這是極有裨益的。兩者在方法上其實是異曲同工的,特別是與工筆畫,細膩的打磨,規整的計算,比例的和諧,空間的組合……落實到最后精雅的成品,皆是妙造的匠心。

 

 

花鳥畫在唐朝自成體系之后,有個美稱叫“折枝畫”,非常形象的把鳥與花的關系巧妙地嵌在其中了。看尚云兄現在的畫,其實是“白羽立枝”,精神內在過于得靜態,他需要一種真正的動能,所以尚云兄找冠南先生學習是對的,希望在未來的某天,能看到真正“白羽折枝”的尚云與尚云的畫。

作品欣賞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責任編輯:admin

>
回到頂部
describe
连码专家心水论坛